《起源》

  中国地质博物馆,展柜中一大一小两颗牙齿 [1],不知名的小丘兀立[2],历史的沉淀又被风沙洗出。
  “立”
  正在锤击石刃的男人停下手中的事,转头回应。
  “大祭司说,明天就是太阳回归的日子了,准备好了吗?”
  “完成了。”立将石刃扔给他,又将头转回去,兀自走向土堆旁,用手指蘸口水粘蚂蚁吃。太阳是万事万物的始祖,给予光明与热量让我们在白天得以活动,然而天气逐渐变冷[3],太阳正衰弱下去。明天就是太阳回归的日子,这事关种族的延续,立顿了顿,口中的酸涩却使他的眼神愈发坚定。
  夜渐凉,火苗在风中晃晃悠悠,大家都靠得紧凑了些,原木中间已经被烧空,大骨、石刃、石斧都已备齐。祭司在火苗前晃荡,星空闪烁,明月清清。

  身影被渐渐拉长,时间快到了,太阳即将在群峰间喷薄而出。“火!”火苗因松脂和柏油燃烧得格外旺盛;“噔、噔噔、噔、噔噔……”大骨在中空的木头上敲击出有规律的声音,紧实而干脆的木质清脆悠扬,宽厚的声带与不知名的欢呼却显得浑厚。大祭司跳着鬼魅的舞蹈,毛皮间相互摩擦,脸被火映得通红,颇像太阳旁的红霞。
  “始!”大祭司一声令下。
  木头响,人头痒。
  巨大的石斧破风呼啸,向立的头袭来,只在一瞬。立觉得热,火应当燃烧得更旺了,大祭司的舞步、松脂的香气、木头的敲击声,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诡异;祭司如火苗一般妖娆,一般扭曲着,像烟消散,却又隐藏到木头中去,隐藏到骨头中去,到群峰之间,到太阳旁,到更火热的地方。
  我转移视线,观赏其他展品。

注:

最后修改于:2022年06月11日 17:17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