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晨曦》

  早上五点三十二,魏成早早地来到这个地方,他总是喜欢提前于约定时间;空气夹杂雾气,呼吸起来颇觉湿润,远处的山轮廓依旧隐于黑暗,地平线一片黯淡,是时候了。
  “早。”
  “早。”
  “你总是来得这样早啊,”来者微微一笑。魏成没有答话,对方其实也是早到了的。
  “行了,我知道你在想啥。”
  “陈总”,魏成把这个眼前年近半百的谢顶老头称呼为陈总,“陈总”倒不是什么商业精英也不是企业老板,陈胜一,作为5G通讯基层网络组网总工程师,陈总这个称呼倒也实至名归。今天,应该说十分钟后,不管对魏成还是陈胜一,都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刻。
  “别说话,”陈总顺手靠在一块石头上,打断了魏成接下来的问题,“等十分钟。”

魏成把视线从石头移到一块平坦的草地,不顾露水也坐了下来。从2018年4月中国联通开始筹备2G网络退网,到移动甩掉TDS的包袱准备3G退网,各大运营商都在为5G网络谋划着,三大运营商均在各个一、二线城市设立5G试点,2018年算是5G元年了吧。1G的开始,到2/3/4G技术迅速发展,无线接入网(RAN)一步步走走向成熟。魏成皱了皱眉,通信的本质就是编码解码、调制解调、加密解密,5G也是如此。从之前的一体化基站,到RUU拉远,以分布式无线接入网(D-RAN)打开欧洲市场,以及后来的集中化无线接入网(C-RAN)大幅缩减运营成本,并将网元功能虚拟化(NFC)BBU基带池用软件虚拟替代硬件功能。如今网络边缘计算单元下沉,上接5G核心云,下接基站物理层,传输速度更快,5G网络切片,使边缘云更可以适应不同环境的需求优化网络资源分配,5G承载网也终于做到了1Gbps的速率,毫秒级延迟,百万级/km2终端接入。那可真是相当辉煌的一段时间啊,想到这儿,魏成松了口气,露出一丝微笑。
  也就是今天,最初的构想将付诸实现,中国最后一块地区云南省将实现全省5G覆盖。魏成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沧桑却目光炯然的男人,5G的传输速度快固然有其优点,然而短板也很明显:传输距离要短不少,对平原地区的城市来讲这并不困难,在云南的大山前确实是一个不得不处理的问题,若是没有陈总攻克这个技术难题,怕是……
  “行了,”陈总似乎又一次洞穿了魏成的想法,伸手把魏成拉了起来,“时间到了。”魏成赶紧拿出“盒子”,“盒子”化作无数飞虻四散飞去,腕表上显示出飞虻的位置以5G信号的强度。
  “下载试试。”
  “数据很好嘛”,一旁的陈总显得很欣喜。三年时间啊,云南省的组网结果是这样一个男人用脚一步步踏出来的。
  “陈总。”
  “行了行了,别叫陈总,叫叔,叫老陈,知道吗!”
  “行!”
  两个人搀扶着下山,远处日光喷薄而出,牛虻在其中飞舞,草芽挂着露水迎接这一片晨曦,闪动的光星星点点,仿佛周围的事物都化作一股股数据流涌向入这一片苍翠中。

注:本文人名及故事情节均属虚构,部分内容参考了知乎诏曰的回答

最后修改于:2022年06月11日 17:17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