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杂说·其一》

warning: 这篇文章距离上次修改已过275天,其中的内容可能已经有所变动。

  寒署相循,北斗回旋,颓然两年过矣。然无所树者,徒一身孑然,无所待者,唯感慨翩翩。念有一载,欲有所言,承其往,议于后者,故作此。
  吾之初到,立有大志,有吞天改命之势,时人以幼稚称之,落哗众取宠之嫌,遂不敢言于他人。校中千人,无一可言可诉者,吾其悲乎?其不悲乎?尝有可谈心之故,相言相论,终知其不知我,不复语之。唯有月明之夜,玉盘皎皎,独步于庭,庭中有风,落叶入吾怀。遂起故园之思,不知兄长如何,念与雪相识,然分隔两地,难得一见,唯言语问候,吾体犹康,望汝安好。病吾不知,忧吾不解,无所而为,心愧之。
  期年之后,处境可忧。几度落魄,自称茫人,是以洞察人心,本质如腐肉。盖吾所珍重者,而众人斥之,所恶者,而众人求之。有疑求师,师曰:“学不复用。”遂绝吾之趣。授予以理,而不能行,其何如授吾以渔而无水?君子不善言,而人之莫欺,孔子爱其徒,唯伤之莫逮。尝上书以报,愿有所得,终无所获,反责吾之过。遂立誓曰:“此生终不入官场,吾有笔如刀。”而又与雪相别,未尝多言,恐伤其心。狂狂其思,知唯必制,忽觉老耳。兄长百里之外,不忍以己之忧使其忧,而又无可乐者,寄思于文,略有所得。
  今第三载,承前继后者,不言则失之。犹草木不结者,杯土其终将亡。蝼蚁既小,不知大厦之将倾,愿作长风浩荡,力挽狂澜于即倒。海纳其宽,山载其重,星月相随,云雨依依。吾居于竹,虫声不绝,吾旅于途,笔留苾芳,盖吾将觅自由者矣。死生无暇,身膏草野又如何?恐久落沉沦,不知所终而离世。然吾所怜者,愿为刘郎去后,尽桃树千蕃。兄弟相识,终有一别,人海泛泛,何处可寻。思之潸潸,不知所言。

最后修改于:2022年03月10日 14:35

已有 3 条评论

  1. 最后一句有点像出师表里的 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 ovo!

    1. 雨中执笔 雨中执笔

     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在读高中,确实有似丞相之伤吧

  2. 博主好有才啊, 丞相之伤 , 佩服
    我何时才能有博主这样的文采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