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监控者论》

warning: 这篇文章距离上次修改已过654天,其中的内容可能已经有所变动。

  初,厉王欲制人言,乃以卫巫监而杀之,弗敢言,流王于彘。而今相似者出,非取人力以监人,而取诸物也,人曰:“监控”。
  监控者,其意在制人之恶行以威吓,诉人之恶行以留证,乃使恶不能行,罪能得止,遂使民安也。悲夫,今度其意也,入厅之门,而监控者一,转角之径,而监控者二,三向之路,而监控者三,十字之街,而监控方圆也。然能止人之行,非能止人之心也,能安民之行,非能安民之心也。校园本是予人道理之地,然百步之街,监控者十二,岂不怪哉?此人心之弱也,道理之不通也,思虑之不正也,出此下策,问之则曰:“以防不测之祸”,若取诸大同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而正人所思,人心相善,何处生祸耳。
  余布衣学子,未能做何改变,唯作文以自嘱。

——十月二十三日有感于校园监控太多而作

最后修改于:2021年02月23日 19:27

添加新评论